澳门新葡亰京7003811

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教育教学类 > 高等教育 > 正文

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现状剖析

来源:UC论文网2020-09-07 13:59

摘要:

  摘要:中美合作办学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存在一流名校参与度低、缺乏国外顶尖名校、学科专业设置重复、合作办学机构数量不足、合作办学层次较低等问题,限制了中美合作办学的进一步发展。必须积极引进国外知名高校,促进一流大学合作建设高质量合作办学,不断优化合作办学专业设置,增加优质办学机构,重点提高办学层次,实现由量到质的转变。  关键词:中美中外合作办学路径设计  中国与美国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作为我国中...

  摘要:中美合作办学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存在一流名校参与度低、缺乏国外顶尖名校、学科专业设置重复、合作办学机构数量不足、合作办学层次较低等问题,限制了中美合作办学的进一步发展。必须积极引进国外知名高校,促进一流大学合作建设高质量合作办学,不断优化合作办学专业设置,增加优质办学机构,重点提高办学层次,实现由量到质的转变。


  关键词:中美中外合作办学路径设计


  中国与美国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作为我国中外合作办学的重点,发挥着重要作用。根据教育部中外合作办学监督工作信息平台统计发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12月月底,本科及以上层次中美合作办学机构及项目的总数已经达到了269个,其中机构数23个,项目数246个[1]。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水平及质量影响全国中外合作办学整体。有关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研究,对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工作有着积极作用,同时对我国创新发展模式下高等教育人才的培养,积极深化我国高等教育管理体制改革有着重要的作用。


  一、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发展现状及特点


  1.办学空间区域分布广,部分地区较为集中。


  据教育部公示的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信息来看,截至2019年12月底,除宁夏、新疆、青海、西藏四个地区外,其余各个省市自治区都已开设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中美合作办学已经呈现出部分区域集中的特点。统计发现以江苏、浙江、上海三省为代表,项目数比例24.79%(61/246),机构比例为30.4%(7/23);京津冀地区项目数比例为14.22%(35/246),机构比例为8.69%(2/23);而西部地区,以陕西省、四川省等为代表的地区,项目数比例仅为12.19%(30/246),机構比例为8.69%(2/23)。由此可见,当前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主要分布在长三角、京津冀等经济发达地区。


  2.学科专业设置多元,人才培养呈规模化。


  通过对23个办学机构和252个办学项目所涉及的专业按照学科门类划分,工学106个、管理学55个、经济学38个、艺术学18个、理学16个、教育学13个、医学10个、文学9个、法学8个、农学5个、历史学2个,共计280个。涉及最多的学科是工学门类,占据了37.8%(106/280),其次是管理学门类,占据了19.6%(55/280),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专业门类仍然以社会热门及需求量大的方向发展。


  目前国内中美合作办学在校学生约8万人,累计毕业学生超过30万人,并且在校生规模还在不断上升中。以浙江为例,截至2019年12月底共有2家合作办学机构,17项合作办学项目,涉及全省14所高校的本科、硕士、博士等多层次人才约2万人。


  3.招生录取模式多元,文凭学历类型多样。


  目前中美合作办学的招生模式涵盖全国统招、自主招生和两种兼具三种;具体来看自主招生的单位有43家,全国统一招生的单位有232家,有5家机构既有统招,又自主招生;招生录取方式的多元化,兼顾不同教育层次办学的独特性,满足办学主体及考生的个性化需求。


  再看文凭学历授予形式,单独获得中方文凭的单位75个,单独获得外方文凭的单位31个,同时获得双方文凭或证书的163个。学历文凭的多样化体现了中美合作办学双方对于培养人生标准的差异性,同时反映了中外高校在教学质量保障体系兼容性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和壁垒。


  4.学历层次全覆盖,以本科层次办学为主。


  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学历层次覆盖全面,已经实现了本科、硕士、博士三个层次高等教育的全覆盖,其中有9个机构提供了本科、硕士、博士三个层次的全方位教育,能够完整满足学生高等教育阶段的求学深造需求。


  再从各个层次具体数目来看,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仍然以本科层次为主。国内所有中美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中,9个涉及博士层次教育,占比3.09%,52个涉及硕士层次教育,占比17.87%,230个涉及本科层次教育,占比高达79.04%。本科层次作为高等教育的“第一阶梯”已经引起中美合作办学的热潮[2](157-162)。


  5.中美合作办学占比较高,成为中外合作办学主流。


  教育部发布的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及机构,中美合作办学占据较高的比例,成为我国中外合作办学的主流[3](6-7)。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各省市自治区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共1046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102个;中美合作办学项目有246个,占比23.5%,中美合作办学机构23个,占比22.5%,由此可见中美合作办学已经在我国中外合作办学中占据相当高的比例。


  6.合作模式以项目为主,部分办学历史悠久。


  随着近20年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大批优秀的中美合作办学项目及机构。但合作模式的主体还是以项目为主机构为辅。具体来看,目前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共有252个合作项目,多元化的中美合作办学项目能够提供更加丰富的专业选择,为学生提供优质的合作教育,为社会提供优质的专业人才。另外,部分项目的办学历史相当悠久,办学最早的是1995年中国农业大学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合作举办传播学专业本科教育项目,发展至今已经25年;这些具有悠久历史的合作项目或机构为我国高等教育合作办学提供了优秀的经验及指导。


  二、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问题及瓶颈


  1.一流名校积极性不高,顶尖名校占比偏低。


  目前国内一流名校参与中美合作办学的热度并不高,美方合作高校的水平并不是非常高,世界顶尖名校较少。国内23家中美合作办学机构与252个办学项目,共涉及185所国内高校,其中“双一流”高校仅43所(23.24%),在“双一流”高校中世界一流专业高校居多共26所,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如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偏少。


  再看美方合作高校。按照2020年最新世界大学QS排名来看,合作的美方高校总共涉及173所,其中综合实力或学科专业排名前200的高校仅26所(15.1%),除几个名校外其余美方高校水平一般,难以有效保障毕业生就业质量,对于中美合作办学的科学健康发展存在不利的影响。


  2.部分专业重复率高,缺乏科学的学科专业规划。


  目前国内高校开设的合作办学项目存在专业设置不合理、部分专业重复率高的情况。举例来看,工商管理专业(21个),国际经济与贸易(13个),会计或财务管理专业(17个)等开设比例在6%—8%;其他一些社会需求量较大的专业,例如法学(6个)、医学类专业(3个)、心理学(1个)等相关专业的开设数量却相对较少;诸如智能控制、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学科专业更是处于空白状态,学科专业设置与急需领域存在供需矛盾[4](65-69)。


  专业大量重复,本质上是低水平重复,已经违背了“鼓励在国内新兴和急需的学科专业领域开展合作办学”[5]的要求。目前不少项目都是“昙花一现”般结束,无益于提高合作办学质量,更无法适应新常态下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对人才多样化的需求。


  3.办学机构总体偏少,办学周期普遍较短,部分机构项目办学成效缺乏特色亮点。


  就国内中美高等教育合作办学的情况来看,目前国内合作办学机构的数量还是偏少。全国范围内中美合作办学机构仅23个,项目有246个。近几年国内出现一批具有较高办学水平和知名度的合作办学机构,如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等,对于中美优质合作办学紧缺情况起到了缓解的作用,但总体来看优秀的办学机构还是偏少。


  从办学时间来看,目前中美合作办学机构办学周期普遍较短。在23个办学机构中,办学周期达到10年以上的机构仅5个,办学周期不足5年的有14个。较短的办学周期不利于办学机构积攒办学经验提高办学水平。此外,部分项目及机构的办学成效缺乏特色亮点,办学过程中千篇一律,教学手段教学质量评估等都缺乏特色,尚未做到先进化与国际化,无法达到合作办学的本质目的。


  4.中美合作办学人才培养层次偏低,博硕士层次人才明显偏少。


  据教育部发布的中美合作办学信息来看,当前合作办学的层次相对较低,高层次人才培养偏少,特别是博士层次的合作办学项目凤毛麟角。具体来看,全国中美合作办学机构涉及博士教育的有7个,占比30.43%;项目涉及博士教育的有1个,占比0.39%。再看硕士人才比例,涉及硕士教育的机构有11个,占比47.8%;项目涉及硕士教育的有42个,占比16.6%。较低层次的人才培养无法满足知识经济背景下社会对人才较高知识储备的需求[4](65-69),难以助推我国经济发展从低端制造向高端创新迈进,本质上对于中美合作办学发展并没有太大帮助。


  三、路径设计及实践对策


  1.鼓励一流名校参与,引进优质美方教育资源。


  目前国内一流名校参与合作办学的程度较低,导致整体办学质量难以得到实质的提高。因此,一方面需要从政策上给予更多一流名校以方便,从资金、人才、生源等多个角度予以支持,确保名校参与合作办学的动力不断;国家及地方政府要引导各一流高校开展适合自身实力的合作办学项目。加强国外优秀教育资源的引进,切实提高合作办学水平。接下来的发展重点要从大量引进美方高校转变到大力引进美方优质教育资源,特别是学习美方一流高校的办学方法及办学理念,建设出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中美合作办学项目或者机构,进而丰富办学层次,促进多元发展[6](131-133)。


  2.优化办学专业,促进科学合作办学。


  不断优化各个办学项目和机构的办学理念,落实合作办学的发展目的,不要一味随大流开设。国家和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必须加强顶层设计与规划,对不同类型的中美合作办学进行统筹管理、分类指导;鼓励各个地方高校结合自身专业优势,积极申报开展我国目前紧缺的、新兴的、适应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学科专业,必要的时候应给予一定的资金和政策上的支持。利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的计算机信息技术挖掘分析就业市场相关信息及学科专业需求发展态势,通过基于数据的决策支撑进而动态地调整学科专业设置;建立起高校、区域、国家三级的信息共享平台,实现学科专业预警增强协作联动能力,增强学科专业设置的科学性。


  3.增加办学机构比例,提高办学成效。


  目前来看国内中美合作办学的机构偏少,机构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个体进行招生及培养,在这个过程中自由度更高,可以发挥的空间更大;高水平的办学机构能够充分地将国内一流大学和国外知名高校的办学理念相结合,制订更符合现代发展的大学制度及人才培养方案。高等院校要切实吸引优质美方办学机构[7],有效利用,合理转化,吸收外方的先进经验,转变成具有自身特色的办学经验,特别是在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教育教学理念、学校内部管理等方面形成亮点,提高办学成效。


  4.优化办学结构,鼓励高层次办学。


  目前国内中美合作办学的硕博研究生相对偏少,需要优化办学层次结构,增加高层次项目的比例,以引进高层次的项目为突破口,进一步促进优质项目集群化发展,促进院校高端特色项目发展。国家及地方政府要引导各高校积极申报与自身实力相当的高层次合作办学项目,“985”“211”院校应积极申报硕士、博士层次的中美合作办学项目,“双一流”建设高校应当结合自身的学科优势,积极引进美方具有特色优势的学科院校开展高层次的学科办学,既充分发挥国内一流学科专业的优势[8](16-18),又开阔国际视野,学习先进经验,符合日益发展的经济社会对高端人才的需求[9](205-207)。


  四、结语


  高等教育国际化,是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把握新形势,掌握中美合作办学最新发展情况与不足,从双方高校水平、合作办学机构设置、增加高层次合作办学项目等多个角度,不断深化合作办学,对我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核心期刊推荐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