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京7003811

当前位置:论文网 > 论文宝库 > 经济管理论文 > 经济危机论文 > 正文

新冠疫情会引爆全球经济危机吗?

来源:UC论文网2020-10-01 09:17

摘要:

  当新冠病毒袭击人体时,最严重的损害不是来自病毒,而是来自免疫系统抵抗病毒时会连带攻击健康的身体组织。全球经济体系也是如此:与病毒造成的直接影响相比,社会为抗击这种疾病而付出的全部努力—隔离、旅行限制、停工和人们自发的自我保护措施—才是对经济的真正冲击。然而,这种“杀敌五百,自损一千”的做法目前是唯一可行的对策。中国为了控制住疫情,实施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措施。彭博社预测中国第一季度的同比增长率...

  当新冠病毒袭击人体时,最严重的损害不是来自病毒,而是来自免疫系统抵抗病毒时会连带攻击健康的身体组织。全球经济体系也是如此:与病毒造成的直接影响相比,社会为抗击这种疾病而付出的全部努力—隔离、旅行限制、停工和人们自发的自我保护措施—才是对经济的真正冲击。然而,这种“杀敌五百,自损一千”的做法目前是唯一可行的对策。中国为了控制住疫情,实施了史上最大规模的隔离措施。彭博社预测中国第一季度的同比增长率仅为1.2%,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最低的增长率。而在彭博社对2020年世界经济的预期中,如果病毒进入全球流行,全球全年GDP增长率将降至0.1%,总损失将达2.7万亿美元。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


  疫情严重扰乱了全球产业供应链和国际贸易,从铜矿开采到义乌批发市场的订单再到苹果公司的出货量无不遭受沉重打击。受灾最严重的是汽车制造、手机制造这些依赖全球供应链的产业,还有直接受到出行限制影响的旅游、酒店、航空业,以及石油这种最容易受到中国经济下行影响的产业。中国在1月和2月的进出口额急剧下降,产生了惊人的71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这引起一些评论质疑中国能否履行与美国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中的承诺。


  为应对经济下行,美联储于3月3日紧急降息0.5个百分点,3月16日更是将利率降至0%~0.25%,并推出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这一系列措施意味着美联储已经进入了2008年一样的危机模式。然而,当日美国三大股指依然暴跌4%左右。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撰文称,特朗普应对任何经济威胁的万能药只是要求更多的货币政策放松和减税降息,但是这种短视的、庸医式的治疗现在越来越不可能奏效了。


  “史上最长牛市”告终


  3月16日,特朗普在美股开盘前发了一条推文:“GodBlesstheUSA!”随后,三大股指开盘即下跌超过7%,触发熔断机制。这已是美股继自3月9日、12日以来第三次熔断,史所未见,即使是美联储实行零利率与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也无济于事。受美股影响,全球股市都经历了2008年以来最黑暗的一周,投资者集体抛售已引发全球至少11国股市熔断。


  从2009年到2020年,这场史上最长的牛市经受住了欧洲债务危机、美国政府标普评级下降以及中美贸易战等多次考验,给美国股市增加了28万亿美元的价值。然而,它又被称为“最不受欢迎的牛市”,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次牛市从未给人繁荣的感觉。它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美国政府为挽救美国银行而做出的巨大而有争议的努力之后诞生的。多年来,是公司回购股票、创历史新低的利率以及美联储购买大量债券的做法不断延续着这次牛市。而在许多投资者眼里,这只是在努力使派对尽可能延长的虚假繁荣而已。


  石油市场掀起价格战


  俄罗斯与沙特阿拉伯一直在如何应对油价下跌上存在分歧。随着新冠疫情的扩散导致全球石油需求大幅减少,俄罗斯与沙特谈判破裂,两国开始报复性地降低原油价格。3月9日,布伦特原油价格暴跌24%至每桶34美元,创30年来最大单日跌幅。这样的价格战既损害沙特和俄罗斯,也打击了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得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等页岩州的石油生产商需要将美国页岩盆地的利润从每桶23美元提高到75美元才能与之竞争,而这可能会导致减产和裁员。目前,由于投资者质疑页岩气公司的盈利能力,页岩气公司已经遭受巨大损失,而这可能会损害特朗普在得克萨斯州的声望。为自己的总统任期考虑,特朗普可能会对两个石油国之间的恶性竞争进行干预,以防止油價继续下跌。


  金融债务再现危机


  此次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揭露出了美国经济的致命弱点:过高的企业杠杆率。十年前,美国有7860亿美元的债券,而如今达到1.3万亿美元;投资级信贷市场规模比十年前增长了一倍以上,达到6万亿美元;三分之二的非金融公司债券被评为“BBB级”或“垃圾级”。如果经济不景气,它们将带来极大的金融风险。


  目前,74万亿美元的全球企业债务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投资者们的头顶。美国的高风险债券信贷息差(creditspread)正在不断扩大。从大公司到小公司,评级下滑、负债累累的现象比比皆是。原本已不稳定的金融系统在疫情和油价暴跌的冲击下危机四伏。


  据估计,2020年全球企业需要1.9万亿美元的债务融资。而随着债务违约保险成本急剧上升,金融系统的韧性将受到极大的考验,全球企业可能需要一大笔过渡性贷款。为此,多国政府已经出台大规模经济干预方案。


  什么东西将会改变?


  随着疫情大大限制了人员和货物的自由流动,许多企业开始将生产活动迁回国内,并选择使用国产零部件。这固然将造成巨大的破坏,并可能导致生活成本增加,但同时也可能淘汰一些陈旧的技术,推动新一轮技术革命。


  我们今天的经济实际上是昨天的技术的产物:快速响应供应链的基础是软件和互联网连接,船舶和飞机的能源是矿物燃料,而新的技术——3D打印、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尽管宣传势头很猛,但还远未能挑战已经成熟的旧技术。而当下这场疫情也许能使一些企业实现它们一直以来迫于盈利的需求而无法实现的技术飞跃:当家家户户被隔离时,电子商务与智能物流显现出其必要性:当纸钞正在传播病毒时,使用电子货币要明智得多;当出行和人员聚集存在风险时,远程办公成为常态,逐渐被企业所接受……


  疫情结束后,生活终将恢复正常,但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

核心期刊推荐

Baidu
sogou